无。

一把刀(一)

#超蝙#
#刀预警#
#ooc预警#
#第一人称预警#
#PS:名字如此仓促是因为我是名真起名废#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我还在尽全力对抗天启星的入侵。两道致命射线在面前闪过——来不及——用尽全速伸长手——就快要抓到了——还差一点点,马上就好了……突然的巨响惊起沙粒,等我缓过神来时,他已经在我的怀里了。

       不不不——

    制服已经支离破碎,稀稀拉拉地挂在他的身上,骨架上几乎不剩什么肌肉组织,部分碳化了的骨头折断颤巍巍地晃动着。大脑告诉我这具身体——如果还可以称之为身体的话——的主人就是他,眼中看到的是熟悉的DNA序列,耳边是骤停的心跳声,第一次意识到这个世界太安静了。

    满脑子都是他平常的样子,早上起床时的慵懒,用餐时的优雅,工作时的专注,在家里,在公司里,在瞭望塔的屏幕前,那一切的一切都碎在了自己的怀里。

        死了?
        Bruce被杀了?
        Bruce被Darkseid杀死了?

    这个认知使得胃部就像被氪石碾过般绞痛,胃液在翻滚着,一阵阵呕吐感涌上心头。理智的弦在那一刻瞬间崩断,他竟敢杀了Bruce?!我要杀了他!杀了他给Bruce报仇!

   在黑暗降临的前一秒,我看到的是Darkseid狂妄的咆哮。

    “Clark,我们不应该在一起。”那是Bruce冷落了我一个月后说的第一句话。
   “为什么?”我几乎脱口而出,“是我做错了什么吗?”
   “我们不合适,不能在一起。我早已将生命付之于哥谭。”
   “Bruce,我不需要太多,我只需要你让我在你身边,与你并肩就好了。Bruce,我爱你,我……”

   “够了,你就不能成熟些吗,童子军?我从未想过与你共度余生,何况这个余生长短不测。不爱了就分手,这就是成年人的做法,学着接受它。”

    我渴望能在他身上找到哪怕一丝破绽,哪怕只有一丝,我就还有坚持下去的理由和动力。但当我伸出双手试图上前时,他退后一步把手移向腰带的动作刺痛了我的双眼。那暗扣下的小铅盒我再熟悉不过,他又开始防着我了,以前所做的一切就像是又回到了起点。我收回手,低下头默不作声。

   “我们……我们结束了,但我不希望影响到……”
   “我知道,”我就知道,“不会影响任何工作,我会尽量。”我看着他裹紧披风隐进阴影中。

   “今后除非工作需要,不要再来找我。”

    我答应你Bruce,我都答应你,但你至少不要剥夺我远远看着你的权利。跪在地上,目光像是钉在Bruce的残骸上,理智告诉自己应该闭上眼睛不要去看,但身体却不听使唤。眼泪不断地掉落在手背上,模糊了眼前的画面。只要他能活过来,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放弃他,我都不会答应离开他。可现在,这都是空话,怀里渐渐失温的身体就是最好的证明。

    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瞭望塔的医疗舱里,Diana坐在旁边。
   “Di…Diana,我…我们…”我努力把自己撑起来,才发现身上不知怎的多出了几道伤口。
   “Clark!你感觉怎么样?”她连忙起身将我按回了舱内,“我们赢了,但你消耗太大,现在…现在你暂时失去了超能力。”

    不,这个我一点都不在乎,我在乎的是……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tbc

先谢谢帮我修改文的朋友,然后因为第一次写刀,很谢谢各位看官看完我写的文字,也希望能多多给我提建议,就先这么多,谢谢大家【比心】

评论(5)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