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

一把刀(一)

#超蝙#
#刀预警#
#ooc预警#
#第一人称预警#
#PS:名字如此仓促是因为我是名真起名废#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我还在尽全力对抗天启星的入侵。两道致命射线在面前闪过——来不及——用尽全速伸长手——就快要抓到了——还差一点点,马上就好了……突然的巨响惊起沙粒,等我缓过神来时,他已经在我的怀里了。

       不不不——

    制服已经支离破碎,稀稀拉拉地挂在他的身上,骨架上几乎不剩什么肌肉组织,部分碳化了的骨头折断颤巍巍地晃动着。大脑告诉我这具身体——如果还可以称之为身体的话——的主人就是他,眼中看到的是熟悉的DNA序列,耳边是骤停的心跳声,第一次意识到这个世界太安静了。

    满脑子都是他平常的样子,早上起床时的慵懒,用餐时的优雅,工作时的专注,在家里,在公司里,在瞭望塔的屏幕前,那一切的一切都碎在了自己的怀里。

        死了?
        Bruce被杀了?
        Bruce被Darkseid杀死了?

    这个认知使得胃部就像被氪石碾过般绞痛,胃液在翻滚着,一阵阵呕吐感涌上心头。理智的弦在那一刻瞬间崩断,他竟敢杀了Bruce?!我要杀了他!杀了他给Bruce报仇!

   在黑暗降临的前一秒,我看到的是Darkseid狂妄的咆哮。

    “Clark,我们不应该在一起。”那是Bruce冷落了我一个月后说的第一句话。
   “为什么?”我几乎脱口而出,“是我做错了什么吗?”
   “我们不合适,不能在一起。我早已将生命付之于哥谭。”
   “Bruce,我不需要太多,我只需要你让我在你身边,与你并肩就好了。Bruce,我爱你,我……”

   “够了,你就不能成熟些吗,童子军?我从未想过与你共度余生,何况这个余生长短不测。不爱了就分手,这就是成年人的做法,学着接受它。”

    我渴望能在他身上找到哪怕一丝破绽,哪怕只有一丝,我就还有坚持下去的理由和动力。但当我伸出双手试图上前时,他退后一步把手移向腰带的动作刺痛了我的双眼。那暗扣下的小铅盒我再熟悉不过,他又开始防着我了,以前所做的一切就像是又回到了起点。我收回手,低下头默不作声。

   “我们……我们结束了,但我不希望影响到……”
   “我知道,”我就知道,“不会影响任何工作,我会尽量。”我看着他裹紧披风隐进阴影中。

   “今后除非工作需要,不要再来找我。”

    我答应你Bruce,我都答应你,但你至少不要剥夺我远远看着你的权利。跪在地上,目光像是钉在Bruce的残骸上,理智告诉自己应该闭上眼睛不要去看,但身体却不听使唤。眼泪不断地掉落在手背上,模糊了眼前的画面。只要他能活过来,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放弃他,我都不会答应离开他。可现在,这都是空话,怀里渐渐失温的身体就是最好的证明。

    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瞭望塔的医疗舱里,Diana坐在旁边。
   “Di…Diana,我…我们…”我努力把自己撑起来,才发现身上不知怎的多出了几道伤口。
   “Clark!你感觉怎么样?”她连忙起身将我按回了舱内,“我们赢了,但你消耗太大,现在…现在你暂时失去了超能力。”

    不,这个我一点都不在乎,我在乎的是……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tbc

先谢谢帮我修改文的朋友,然后因为第一次写刀,很谢谢各位看官看完我写的文字,也希望能多多给我提建议,就先这么多,谢谢大家【比心】

一个甜文

#第一次发文
#起名儿废
#超蝙#
#亨超本蝙#
#私设:已在一起#
#ooc算我#
#以超人为第一人称
【名朋存戏】

        Bruce发烧了。

        在我和Alf的强烈要求下,今晚的夜巡暂且由Dick和Damian代班,为了让Alf能够好好休息,我也很自然地接下了照顾Bruce的任务。

         手指在键盘上打着这几天计划中对Bruce Wayne专访的稿件,虽然B说让我自己自由发挥就好但在某些问题上我还是会仰头询问在浴室里泡澡的他,我也正好从他的话语和声音来判断他身体的情况。完成一个有关韦恩公司对近期在大都会做慈善计划的问题后,我听见他的呼吸渐渐变得平缓下来,这家伙睡着了。

        他太累了,顶着高烧参加了两场会议,外加上今晚新项目的发布酒会。站在台上的他虽然脸上还是挂着玩世不恭的笑容,但应该是因为发热引起了眩晕,有几次在回答问题时不得不用手撑住桌面,只有一瞬,但感谢我的超级感官。他就躺在浴缸里,水刚好浸没过他的胸口,一手搭在浴缸边缘,一手放在肚子上。洗澡时多少沾到一些水珠的头发在灯光下显得发白,我仿佛看见了以后的他,岁月可以改变我们的面貌但却不能改变我们的心,至少是我对他的感情。

         小心翼翼帮他擦干身体抱回床的路上他醒了一次,抬头眯着眼睛瞥了一眼还往我胸口靠了靠又闭上了眼睛,我忍不住低头吻了吻怀中人眼角的泪痣,他又缩了缩。要是清醒过来看到这个他会想把我打失忆吧?可谁叫氪星人有超级记忆呢。

        “真希望就这样老去直到死亡。”拥着他,我把被子往上拉了拉,望着他的睡颜轻轻说道。
        “老去到死亡的人可只会是我,小镇男孩。”
        “哦,抱歉,吵醒你了?”
        “不,你太热了。”

         马上调整了身体机制的温度,松了松双臂方便他转身与我平视,“终有一天,我也会老去,大概?”
          “我想我是等不到那一天了。”他用他那带着水雾的灰蓝望向我。

         “你已经经历过一次了。”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就算他没有和我说过,但Alf说他一直都对于超人之死感到痛苦和内疚,幸运的是我回来了,但那就好像Bruce身上的伤疤一样确实存在着。

         他没有及时回话,只是沉默,沉默到我以为他睡着了,但过了会我抓住了一些很细微的声音

        “先走的人会比较幸运,Clark,而我,会是那一个。”

        我知道,我都知道。Bruce没有钢铁之躯,没有只要晒黄太阳就能恢复如初的机体,他是人类,会有生老病死,会像爸一样离开这个世界。我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如果Bruce离开了,我会怎么样,我应该怎么样。

        “或许等到那时,等到……你离开,玛莎离开,等到地球不再需要超人,”自己平躺着,视线穿过房屋,云层,深入星河,“我会选择去宇宙旅行。”带着对你们的思念。
 
       “旅行终究不是归宿。”
       “我已经失去了归宿。”
       “这里会是你的归宿。”
       “这里没有了你!……也不再需要我。”

         他靠近,伸手抱着我的头,我的脸可以感受到他高于正常的体温,耳朵贴在他的胸口,以最直接最简单的方式感受他鲜活跳动的心脏,一声声有力的节奏渐渐安抚着我的情绪。
        “听着,或许有一天地球不再需要超人,但超人仍将需要地球,Clark Kent属于这里,你属于这里。你可以去宇宙的任一角落四处游历,但在你想的时候,回来这里,回来这个你拥有一份归属的星球。”

        “没有你的归宿,还完整吗?”我想过,突然从我生命中抽走他我的生活会有多大的改变,等到地球不再需要超人时,我失去了爱人,失去了目标,我还应该留下吗?但如果我如此患得患失,现在的我还会是我吗?

        “……能够重归完整是幸运,没有多少人能奢求那么多,尤其对于……我们来说。”

        这次我没有回话。我记得Diana和我说过Steve,那位很久以前牺牲在战场上的她的爱人。她不后悔遇见他,就算他最后没能作以陪伴,但至少留下了那段对Diana来说值得一辈子去珍惜的回忆。她那时只是用拇指指腹摩挲着那块已不再走动的表,缓缓吐出了一句话——“曾经拥有是美好的Clark,我们现在能做的,只需要珍惜当下。”

        “我会一直在你身边,无论发生什么,也希望你愿意给我更多时间,更多陪伴的时间。”我调换了位置,将他重新护在怀中,“至少,不要再试着推开我。”

         “……难道我推开了你就会乖乖走了?”
         “我爱你,Bruce。”
         “……快睡觉,男孩。”
         “晚安。”
          我想今晚可没那么容易晚安。